融資租賃行業統一監管 征求意見稿已完成

來自:       發布時間:2018-01-31 03:39:03       瀏覽人次:2324

據了解,金融租賃公司和現屬商務部管理的融資租賃公司一并納入銀監會監管的征求意見稿已經完成,監管部門已在各省市的租賃行業協會開展調研,監管統一離落地已經很近。

目前,融資租賃行業不論規模還是增速都已不容忽視。不過,該行業還面臨主要業務模式沒有真正支持實體經濟,以及法律、監管等不完善的困境,亟待走上良性發展的正軌。

行業系統重要性上升

統計顯示,我國融資租賃合同余額在2007年只有240億元,但到2016年達到了5.33萬億元,增長216倍。而2016年,我國保險業資產總量為15.12萬億元。“2016年融資租賃合同余額達到保險業的35%,證明其系統重要性已在悄然提升。”中誠信國際金融機構二部副總經理薛天宇日前在穆迪-中誠信國際2018年信用展望會議上指出,中國融資租賃市場規模已是亞洲第一、世界第二。

薛天宇同時表示,至2017年6月末,我國融資租賃公司數量已達8218家,為2007年93家的88倍多。從滲透率來看,中國融資租賃業的滲透率在2008年時只有0.18%,到2016年已達到約8%,但仍低于國際平均水平(14.8%),不及世界第一澳大利亞的四分之一,未來發展空間巨大。

在日前舉行的第14屆中國國際金融論壇上,航天科工金融租賃總裁楊博欽指出,有研究表明:租賃滲透率與經濟增長呈正相關關系:租賃滲透率每增加1%,將影響GDP增長0.4%-0.7%。

近兩年,我國融資租賃業增速明顯回落:2016年增長20%,較2015年下降80個百分點;2017年行業資產總額預計達5.6萬億元,增速繼續下降到10%。薛天宇指出,這兩年行業增速“相對合理”。他表示,在快速發展的背后,行業潛藏著法律、監管政策、配套政策等方面的問題。例如,在法律層面,《租賃法》至今沒有正式發布,租賃物的登記取回、合同具體簽訂等方面法律不健全。另外,如國家現在鼓勵融資租賃業進入PPP項目,但前期股權投資的資質問題尚未明確。

融資融物皆不可拋

“5.6萬億元市場的大部分還是回租業務,但回租業務有點‘類信貸’,沒有真正地支持實體經濟,而租賃的本源應該是直租。”恒鑫金融租賃總裁張利鈞向記者指出。

“商務部管轄的租賃公司普遍以回租為主,回租只是融資,沒有達到融物的目的。”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我們融資和融物的目的都達到了,回歸了租賃業本源。”

平安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方蔚豪在前述國際金融論壇上表示,融資租賃的本質是以設備為載體的金融交易,以融物的形式達到融資的目的。

“目前為止,我國租賃公司的業務結構中,回租占90%以上。”薛天宇表示,回租占比高主要原因在于:一是稅務方面,在營改增之前,回租相對直租有一定的節稅優勢;二是法律關系上,直租涉及三方,回租只涉及兩方,法律關系更為簡單;三是操作層面,回租實務操作比較簡單;四是回租的租賃物形態比直租更加靈活。

“總而言之,回租操作的可行性更強。正因如此,我國目前絕大多數租賃公司處于金字塔的最底端,承擔債務融資提供者的角色,即是一種類信貸和靠利差模式盈利的經營方式,易被其他的債務融資主體或融資工具取代。”薛天宇指出,很多租賃公司沒有發揮融物優勢,沒有與銀行等機構錯位競爭。同時,行業還面臨社會認知的問題,“很多中小企業的觀念還停留在傳統的銀行信貸上,沒有適應融資租賃融物的屬性。”

專業化差異化競爭

張利鈞告訴記者,在經歷了野蠻式發展后,租賃業已經到了整合期,如銀監會監管下的金融租賃公司,從去年開始面臨“嚴監管”,要回歸本源,走專業化、差異化、特色化的發展之路。

據介紹,國內首家以清潔能源企業為主發起人的產業系金融租賃公司——恒鑫金融租賃,目前累計實現項目投放近百億元,主要集中在綠色能源、綠色裝備制造、文化旅游等方面。該公司還深入開展了“銀租合作、租租合作、廠租合作、投租合作”業務,如通過與協鑫集團、徐工集團、北汽集團、星馬汽車集團、奇瑞汽車集團、滴滴出行、蔚來汽車等合作共享,面向終端客戶開發了多種廠商租賃模式,一方面支持制造實體企業,另一方面滿足消費端的金融服務需求,逐漸布局汽車金融C端(個人)業務。在銀租合作方面,恒鑫金融租賃已與150家銀行建立了全面合作關系,共同推進保理、資管、資金和債券業務。在投租合作方面,該公司積極拓展與信托、資產管理、證券和保險公司的業務合作,使部分資產實現租賃業務投行化,提高資產流動性。

相比金融租賃公司,商務部管轄下的融資租賃公司,特別是沒有廠商作為股東的租賃公司普遍面臨融資渠道受限、規模發展受限的問題,并進而制約其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瑞銀租賃總經理張俊把這種非金融租賃、非廠商系租賃公司稱為“第三方租賃公司”。他向記者透露,瑞銀租賃有意愿通過發行ABS產品融資。其基礎資產滿足大量、小額、分散的要求,且客戶都是制造業企業,之所以還沒能成功發行該ABS,原因在于自身規模還不夠大、企業評級還不夠高,這也與該公司“第三方”性質直接相關。

恒鑫金融租賃公司雖然也曾存在資產流通偏弱、資產結構單一的問題,但其積極探索并實踐綠色ABS資產證券化業務及pre-ABS業務。據悉,剛成立一年,該公司首批綠色ABS項目即將發行成功,首批pre-ABS已在同步實施;經過創新化設計,首單綠色金融債券在該公司成立未滿三年的情況下,已提前獲得監管部門批復發行;綠色美元債也在計劃實施中。

薛天宇指出,面臨資本約束,為了尋求進一步發展,租賃公司如今普遍施行表內資產表外化的方式,但其中涉及風險出表的有效性問題,以及權責界定的瑕疵,實際杠桿率可能因此被低估,監管難度增大。

統一監管規范行業

“現在有兩個監管主體,一個是銀監會,一個是商務部。兩個監管主體容易對同一市場中參與類似項目的兩類融資租賃公司的競爭形成不公平。”薛天宇指出。

據記者了解,把金融租賃公司和現屬商務部管理的融資租賃公司一并納入銀監會監管的征求意見稿已經完成,監管部門已在各省市的租賃行業協會開展調研,監管統一離落地已經很近。

“全部納入銀監會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在同一個監管口徑下,我們會更公開透明,更容易獲得銀行的信任,更利于融資。”張俊表示,“原來外界有一種觀念,認為金融租賃公司是銀監會監管,好像天然有政府的背書一樣;我們屬于商務部監管,好像天生信用就要弱一些。”張俊認為,“我們去外地辦理抵押登記時,很多房管部門不認可。他們一定要有金融許可證,才允許做抵押權人,所以,我們很多時候只能通過銀行做委托貸款,額外增加了成本。如果以后納入銀監會統一監管,就方便我們辦理抵押登記業務,也降低了我們的成本和風險,擴大了我們的客戶群。這肯定是好事情。”

薛天宇表示,從政策層面以及資產負債結構等其他方面來看,融資租賃業都呈現出向好趨勢。

2020最新电视剧,最新免费的电影,免费高清看电影网,最新电影免费在线观看 - 夜色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