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商業保理監管職責劃歸銀保監會

來自:       發布時間:2018-05-31 08:58:29       瀏覽人次:1883

514日,商務部辦公廳發布通知,根據《中共中央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等文件要求和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商務部已將制定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典當行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職責劃給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銀保監會),自420日起,有關職責由銀保監會履行。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金融租賃和融資租賃業務實質相近,都可從事類放貸業務,但受到不同的監管規則管轄,很容易產生監管套利問題。尤其是當前強監管背景下,一行二會所轄放貸類牌照空前收緊,受商務部監管的這幾個牌照很容易成為違規機構和業務模式的避難所,大幅削弱嚴監管效力。在此意義上,統一監管主體是統一業務相近牌照監管規則的前提,可以從根本上緩解甚至消除監管套利行為。

 

改變融資租賃業務多頭管理格局

商務部的這一通知將打破融資租賃行業多頭管理的格局。在此之前,我國對融資租賃采用機構監管的模式,以此可以劃分為兩類三種機構。一類是由銀監會審批監管的金融租賃公司,屬于非銀行金融機構;另外一類是商務部審批監管的外商投資的融資租賃公司,以及由商務部和國家稅務局聯合審批監管的內資試點的融資租賃公司。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促進金融租賃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銀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就關于金融租賃公司和融資租賃公司的主要區別這一問題的回答中提到,融資租賃公司資金來源除了資本金以外主要是銀行借款,其與商業銀行是一般企業和商業銀行的關系。金融租賃公司資金來源除資本金外,還能吸收股東存款、同業拆借、同業借款、發行金融債券等,融資成本低,資金吸納能力強,其與商業銀行屬于金融同業的關系。

有分析認為,融資租賃公司監管職責劃入銀保監會后,將有利于監管部門對融資租賃業務實行統一監管。一位融資租賃業內人士表示,這次劃轉符合國家金融監管由行為監管到機構監管、功能監管的精神,從行業長遠發展來看,這是很好的機遇。一方面是做統一的頂層設計,有利于規范行業發展;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行業內企業優勝劣汰,促進企業自我完善和創新,保持企業活力和健康發展。

上述業內人士認為,這幾年融資租賃企業發展非常快,目前已有數千家,但實際上真正有活力、競爭力的企業并不多。統一監管可以有效避免監管空白區域,提高整個行業的抗風險能力和發展質量。對企業來說,在業務開展范圍、業務發展模式等方面將與金融租賃實現統一監管,在政策和指標上或實現統一,在風控、資金端等方面會更加細化和嚴格,長遠來看有利于行業保持活力,健康發展。

零壹租賃智庫總監趙慧利認為,這是金融體制改革的一部分,從監管層面來看,統一監管對于加強行業監管、防范金融風險都有積極意義。

 

基于監管套利的“創新”將無處藏身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出現的大量互聯網金融“創新”業務,實質上是以融資租賃和保理牌照展開的。比如,在現金貸監管文件出臺近半年時間后,部分平臺試圖通過各種方式繞過監管,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回租”模式。以手機為例,借款人向平臺提出借款申請后,平臺會按照手機估值放款,并讓用戶簽訂一份“所有權”協議,將手機的所有權轉移到平臺,然后用戶以回租手機的方式還款。用戶的實際還款遠高于借款金額,年化利率非常之高。而回租產品的從業者則自認為是開展的租賃業務,不受現金貸政策監管。

趙慧利稱,互金平臺上的這類業務只是資金來源上的創新,業務模式本質上跟傳統融資租賃業務沒有區別,所面臨的風險也跟傳統融資租賃業務類似。個別互金平臺打著回租的名義,干著現金貸的業務,本質上并不是創新,而是心存僥幸,打監管政策的擦邊球。

薛洪言認為,在售后回租業務中,融資租賃也更像一種融資業務,租賃公司的功能則更像一個放貸機構。在實踐中,無論哪一類融資租賃公司,售后回租業務都開始占據主導地位,融資租賃機構也變相成為了放貸機構。若不能納入到統一監管體系,既容易引發放貸資質上的監管套利問題,此類業務本身在貸款資質、資金來源、貸款投向、杠桿率、利率、催收等方面也容易產生各類風險隱患。統一監管主體后,首要的工作便是消除不同牌照之間的套利空間,那些基于監管套利的“創新”業務將無藏身之地。

趙慧利表示,無論是何種“創新”,都要合法合規,能把控好業務風險。統一監管不會對合法正常經營的企業產生負面影響,而對于心存僥幸的企業,嚴打是遲早的事。

2020最新电视剧,最新免费的电影,免费高清看电影网,最新电影免费在线观看 - 夜色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