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2018回顧: 強監管 防風險 向陽而生

來自:       發布時間:2019-01-28 01:55:28       瀏覽人次:2674

在經濟形勢和監管環境的變革下,轉型與發展成為融資租賃行業當下面臨的首要問題。2018年,融資租賃行業多頭監管取消,租賃公司接受銀保監會統一監管;實體經濟風險頻發,租賃公司多方受劫。這一年,租賃公司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變革。融資及監管壓力下,除了尋求股東增資,中小租賃公司紛紛赴港上市,越來越多的融資租賃公司通過直接融資渠道募集資金。尋求轉型的租賃公司也不在少數,專業化、產業化、中小微成為新的發力點。

對于2019年,我們判斷,行業將迎來轉型升級、穩健發展的關鍵一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釋放的宏觀政策措施對租賃行業積極利好,新一輪對外開放已經啟動,金融市場的國際化推動下,融資租賃公司流動性有望改善,融資租賃企業在國家產業升級進一步加大的助力下將迎來更多發展機遇。

一、多頭監管成歷史 租賃公司受銀保監會統一監管

2018514日,融資租賃行業迎來了歷史性變革。

商務部流通業發展司發布《商務部辦公廳關于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和典當行管理職責調整有關事宜的通知》,將制定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典當行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職責劃給銀保監會,銀保監會自420日起履行相關職責。

這標志著,內外資融資租賃公司和金融租賃公司分別由商務部和銀保監會監管的時代結束,正式進入銀保監會統一監管時代。

值得注意的是,劃轉給銀保監會的職責為——制定經營和監管規則,而非直接監管。銀保監會負責制定頂層監管方案,具體的監管工作將由地方金融監管局負責。

此前已有一些地方金融監管局發文明確相關監管職責,如:深圳市金融辦(市監管局)發文劃定其主要職責中明確規定,市金融辦負責對全市轄區內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實施監管,強化對全市轄區內投資公司、社會眾籌機構、地方各類交易場所等的監管。

據零壹租賃智庫統計,已有31個省級行政區宣布成立省地方金融監管局。

二、新租賃會計準則實施 租賃公司應及時調整適應

新租賃準則主要從四個方面做了修訂:

1完善了租賃的定義,增加了租賃識別、分拆、合并等內容。

  2取消承租人經營租賃和融資租賃的分類,要求對所有租賃(短期租賃和低價值資產租賃除外)確認使用權資產和租賃負債。

3改進承租人后續計量,增加選擇權重估和租賃變更情形下的會計處理。

  4豐富出租人披露內容,為報表使用者提供更多有用信息。

按照以往租賃會計準則,承租人對于經營性租賃無需在資產負債表確認,發生的租金支出僅作為當期成本計入損益表。財政部解釋,新租賃準則的修訂,消除了承租人利用經營租賃進行表外融資的機會,可以更為全面真實反映企業資產債務情況。

新租賃準則實施后,承租人通過經營性租賃表外融資、優化報表的優勢將不復存在。承租人將面臨由此帶來的總資產變大、資產負債率提高等問題。

三、債市危機四伏 租賃公司踩雷不斷

2018年的債市是不太平的。債務違約頻繁上演,違約主體中上市公司頻現,推遲或取消發行債券不在少數。截至20181220日,年內違約債券金額達1129.93億元,違約債券數量為113只,創歷史新高;2017年違約債券35只,總額為334.49億元。

此輪債市危機源于2015年信用債發行規模猛增,監管環境的放松擴大了公司債發行主體,大量企業開始舉債發展,擴張業務,埋下了較大的信用風險。

債務危機頻繁上演以來,諸多金融機構、租賃公司頻頻踩雷。據零壹租賃智庫不完全統計,年內有30家暴雷企業(9成為上市公司)發生融資租賃逾期,超百家租賃公司牽涉其中。

規模之大引業內外關注的如遠程視界風險集中爆發,38家租賃公司牽涉其中;永泰能源債務違約持續發酵,波及25家租賃公司;營口港5.3億債務無力償還,租賃借款存量逾77億元,涉及20家租賃公司。

縱觀危機后的表現,有的等待審判,有的身死于江湖,背景雄厚的則尋求新的戰略投資。可身負巨債,企業自身因盲目擴張舉債留下的爛攤子并非朝夕可以厘清,租賃公司作為非銀金融機構追回欠款更是不易。 

對租賃公司來說,及時尋求資產訴訟保全及抱團發展增強風控不失為良策。

四、監管風暴持續 年內6家金租被罰455

2018年嚴監管和防風險仍是工作重點,金融租賃公司需對合規經營、風險管理等方面提高重視,以防舊賬清算。

2018年,已有6家金融租賃公司收到了7筆銀保監會罰單,處罰金額累計達455萬元。2017年共有7家金租公司被罰430萬元。

 

其中,國銀金融租賃兩度收到罰單,均因嚴重違反審慎經營原則,共計處罰150萬元,成為2018年罰款最多的金租公司。

由此觀之,審慎經營是處罰關注重點,因違反審慎經營規則被罰的有3家金租公司。此外,因違規提供融資被處罰的有2家(國銀金融租賃和山東通達金融租賃)。

值得注意的是,罰單中有兩筆因陳年舊賬而起的罰單,并非近期違規行為。

五、14家金租增資391億 銀行系金租增資超9成

截至20181220日,據零壹租賃智庫不完全統計,2018年已有14家金融租賃公司完成增資,累計增資391.10億元。有12家融資租賃公司完成增資,累計增資逾160億元。

單筆增資最多的是工銀租賃,20188月完成70億增資,注冊資本達180億,成為注冊資本最高的金租公司。

增資的金融租賃公司中,銀行背景的金租公司占據大半席位,尤以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下的金租公司最為明顯。

租賃公司常常為母公司或股東開展業務提供幫助,2018年增資的租賃公司也體現了這種形勢。如晨鳴租賃、奔馳租賃、奧克斯租賃等公司,在擴充自身資金實力的同時,更重要的是為母公司或股東延伸業務板塊,挖掘市場潛力,提高市場競爭力。

六、中小租賃公司扎推赴港上市

2018年下半年,中小租賃公司扎堆赴港上市。據有關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在港上市的租賃公司只有6家,而從2018年初至1130日,已赴港或者擬赴港上市的租賃公司就有6家。